刘伟自媒体

新浪微博:刘伟自媒体
QQ/微信:724377557

创业是创业,混饭吃是混饭吃


大专毕业后,我没能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,又不想回到家乡继续“养羊生孩子盖房”的故事,于是下定决心,自己创业!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一个城里的同学时,他就像听到一个幽默故事那样开心地笑了:“创业?你的意思是混口饭吃是吗?”

我说是要创业,不只是为了吃饭。他问我准备创什么业?我告诉他,我姨在城里开了一家小商店,我准备在她商店门口借一个角落批发雪糕。冷饮厂可以免费提供冰柜,雪糕可以赊卖,我要付的,就是2000元的冰柜押金,然后就可以开业了。

以每根雪糕平均一毛五分钱的利润计算,我一个夏季做得好的话,可以赚到—万五。同学听完了我的创业计划露出了不屑一顾的表情:这还不就是混饭吃吗?

他的话让我的脸红了,可是我并不服气,因为我明白:我是在创业,绝不是那种随遇而安地讨饭。那个夏天,太阳出奇地毒,我在烈日下被蒸得汗流浃背,可我在心里还不住地默默祈祷:老天爷你热些吧,再热些吧!让我的雪糕多卖一些吧。

整整一个夏天,我在最热最渴时都舍不得动冰箱里的一根雪糕,卖雪糕的季节过去后,我点了—下钱,赚了—万六千元,除去电费、货款、生活费,我净落了七千元钱。我很高兴,这是我有生以来赚到的第一笔钱,我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吃了顿饭,把我成功的喜悦和他们一起分享。

几杯酒下肚,朋友们都说我还挺能混的,会养活自己了。一个混字让我听得十分刺耳,我告诉他们,我这不是混,是创业。他们报之以哂笑:偶尔卖卖冰棍也算创业呀。

我无语了,我知道“毕业三日、人分九等”的道理,这几个同学有的成了公务员,拿着旱涝保收的高薪;有的靠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做起了生意,买车买房。

在他们眼里,我把这种摆地摊的工作称作创业,简直是个笑话。这充其量也就只算是个小买卖!可是苍天作证,在那大汗淋漓的110天里,我每天都在认真地计算成本、控制支出、想方设法地多卖雪糕,我是真心真意地把它当成一个事业来做的呀。

后来我又干了许多别的事情,每做一件事,我都把全部的精力和希望投入其中,希望从此打开成功之门。虽然我做得很辛苦,内心也一直充满着对幸福生活的神圣憧憬,可我收获的,似乎总是别人的轻视和讽刺。

也许是我的起点太低吧,那些小打小闹的投资和收益,在习惯以百万、千万论事的都市人眼里,简直就是乡下人在城里挣工分。这也不能怪他们势利,那些小钱确实太微薄,微薄得和民工们的血汗钱看起来没什么两样,只够维持吃饭睡觉。但我知道,意义是不同的,我坚信,我是在创业,不仅仅是在城里找吃喝。

有一次,我上了一个创业者联盟网,其中有一个栏目,是介绍致富经验的。那天我正好从乡里收槐花卖到城市的酒店,一天赚了500元。这是我单日收益最高的一天,所以我一时高兴,在那里也发了个帖子,介绍了自己的这条创业方法。

可没想到,在其后的12条跟帖留言中,有11条是骂我的。一个网友的留言很难听:创业网什么时候让菜贩子混进来了?卖槐花也叫创业连猪都笑了,强烈建议版主将此帖删除。还有个网友留言:500元也值得在这儿显摆?只是我女友的一条内裤钱。

说实话,看到那些留言后我难过了很久,难道我的行为亵渎了“创业”二字吗?难道非要开公司、开宝马才是创业,才配享受人们的喝彩和掌声吗?

我原本觉得,只要是自食其力,凭本事挣钱,都可以算做是创业,可我的这种观念,在城市的淘金生活中却屡受打击,虽然我一直努力尊重自己的劳动,可在夜深人静时,一种莫名的自卑感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,让我觉得创业也许真的与自己无关,自己本来就是个在城市里混饭吃的乡下孩子,一个月几百上千的收入,就是我所谓奋斗的价值。在别人一次次的取笑声中,我开始迷失自己,开始分不清创业和混饭吃,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了。

然而一次从天而降的商机,却给了我一个认识自己的机会,让我对“创业”二字的理解,再也不会模糊和偏差了。那事发生在一个春节前,一个偶然相识的同乡突然找到我,说看我平时努力折腾却赚不到钱,怪可怜的,他有一笔大生意,看在同乡的份上,分一部分给我做,保证能利用春节十五赚个七八万的。

这个同乡事业做得很大,平时都是出入大酒店,开高档车,在我眼里他一直算得上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。现在他主动找到我共同发展,我当然是求之不得。可当我知道了他的“生意”真相后,立刻愣住了,原来他要我和他一起,收地沟油造假“金龙鱼”。

我犹豫了,经过认真考虑之后,拒绝了他。同乡很吃惊,说我送上门的钱都不敢赚,胆子也太小了,这样一辈子也不会有自己的事业的!我回答他说我承认,我这人胆小,但既然生了颗胆小的心,还是规规矩矩地做事吧。

拒绝了他后,我心里豁亮了许多。我以前总觉得,这个同乡是个事业上的强者,可今天看来,他不过是造假的坏蛋,他那些代表成就的东西,在我的眼里也一瞬间变得一钱不值,相比之下,我更喜欢我自己的创业准则。

我继续着我的事业,很努力很投入地干着别人不以为然的事业。终于有一天,我得到了一个机会:买下一个工厂所有的煤渣,这是个既脏又累的活,一年做下来,只能赚个辛苦钱,前任的承包者就是觉得它不足以混饭吃,而放弃了它。

可我把它接下了,很认真地去做,因为那时我突然想到,要是这个厂我做得下来,那么这个厂所属的集团里,就有20个厂的煤渣可以接过来。如果在一个地方年赚一万只是混饭的辛苦钱,那么在20个地方年赚一万,就是一种很盈利的事业了。

几经周折,我的计划得以实现。我从一个厂的煤渣开始做起,渐渐地越做越大,现在我控制着上百家的煤渣处理权,年收入足以让起初最看不起我的同学承认:这是一种事业了。

创业是创业,混饭吃是混饭吃,两种不同心态下的工作效果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我很庆幸,把煤渣当成事业来做,并且真地做成了事业。 

谢谢看完我精心整理的文章,你的转发是我最大的动力!
我是伟伟(微信/QQ724377557),自媒体人。
一个习惯每天看两小时书,分享一篇文章的青年。
微信公众号:liuwei_724377557,欢迎你的关注。

评论

热度(1)